萨博闪电牵手庞大汽贸,华泰合作协议因世爵单

2019-09-23 06:37 来源:未知

汽车配件网获悉,

汽车配件网认为,

“下午我们看到网上发布的消息,还以为是媒体的一种猜测。” 5月16日晚,华泰汽车一位人士在电话中问记者,华泰、萨博是否还有再次合作的希望。

萨博第二幕:不是庞青年,是庞庆华! 在这出让人跌破眼镜的合作背后,穿针引线的是隐秘人北汽。

从闪婚到闪离,华泰汽车与萨博只用了12天。

萨博四处撒网的做法,让华泰屡屡措手不及——5月15日下午,萨博还与青年汽车谈得“热火朝天”,美国媒体甚至在当天一早便曝出“青年是萨博在华签约的新希望”,但隔一天的5月16日,萨博的对象便换成了庞大汽贸。

“下午我们看到网上发布的信息,还以为是媒体的一种猜测。” 5月16日晚,华泰汽车一位人士在电话中问编辑,华泰、萨博是否还有再次合作的期望。

萨博与其荷兰母公司世爵汽车在当地时间周三显示,由于华泰汽车不能满足双方合作协议中的条件,世爵单方面发出表示表示终止与华泰的合作协议。这一显示,让华泰汽车方面措手不及。

不是庞青年,是庞庆华!5月16日下午,萨博二次“闪婚”的合作对象几乎令所有业内人士跌碎眼镜。庞大汽贸在不到两天的时间便与萨博达成合作意向,这次在其中穿针引线的是北汽。

萨博四处撒网的做法,让华泰屡屡措手不及——5月15日下午,萨博还与青年汽车谈得“热火朝天”,美国媒体甚至在当天一早便曝出“青年是萨博在华签约的新期望”,但隔一天的5月16日,萨博的对象便换成了庞大汽贸。

双方是4月30日晚开始接触,5月2日凌晨敲定合作,5月3日召开新闻发布会,5月12日终止合作。

青年、长城不愿冒险

不是庞青年,是庞庆华!5月16日下午,萨博二次“闪婚”的合作对象几乎令所有专业人士跌碎眼镜。庞大汽贸在不到两天的时间便与萨博达成合作意向,这次在其中穿针引线的是北汽。

世爵之因此暂时终止华泰、世爵和萨博三方合作协议,其原因是华泰不能按协议要求提交包括股东意向书等相关交易的相关文件和材料。不过,世爵方面表示将努力确保短期和中期资金的安全。

根据最新消息,萨博入华早前的两位牵线人已经退出。穆勒团队目前是孤胆英雄,独闯中国。

青年、长城不愿冒险

5月12日晚7时,在世爵汽车单方面发布终止协议的3个多小时后,华泰汽车才正式向编辑发来官方显示,称这时状况的复杂性引发原协议商定的时间表延迟。双方仍在继续讨论改进合作并达成相关协议。

“在萨博先后接触的几家中国车企中,如果按时间顺序排序,青年汽车应该排在首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青年与萨博的接触早在几个月前便已开始,双方甚至在4月20日之前就签署了谅解备忘录,“不过合同内容远没有华泰汽车的好”。

根据最新信息,萨博入华早前的两位牵线人已退出。穆勒团队这时是孤胆英雄,独闯中国。

事实上,华泰与萨博的“闪婚”从一开始就蕴含危机。

在得知萨博与华泰签约后,青年汽车曾一度表示极度失望。“我们之前已和世爵签署过一份合同,要求在与我们谈判完成前,世爵不能与其他任何中国企业进行谈判,我们原以为他们会遵守合同。”青年汽车项目管理团队一位人士对媒体说。

“在萨博先后接触的几家中国车企中,假如按时间顺序排序,青年汽车应该排在首位。”知情人士向编辑说出,青年与萨博的接触早在几个月前便已开始,双方甚至在4月20日以前就签订了谅解备忘录,“不过合同内容远没有华泰汽车的好”。

5月3日,双方签订战略合作伙伴协议之后,中外媒体对这桩“婚姻”持普遍质疑之声,而瑞典政府方面也开始对华泰汽车的“身世”进行调查,这使得世爵汽车在舆论和政治上都面对巨大压力。而华泰汽车近期也想要在政府相关部门积极“斡旋”,寻找合作协议通过审批的可能性。

瑞典当地时间5月11日下午,迫切需要现金的世爵CEO穆勒,没有等来华泰当天应付的3000万欧元后,第一时间想到的“替代者”就是之前有过深度接触的长城、青年汽车。对穆勒来说,与这些公司重新谈判,或者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给萨博注入资金,摆脱随时可能崩盘的财务危机。

在得知萨博与华泰签约后,青年汽车曾一度表示极度失望。“我们以前已和世爵签订过一份合同,要求在与我们谈判完成前,世爵不能与其他任何中国企业进行谈判,我们原以为他们会遵守合同。”青年汽车项目管理团队一位人士对媒体说。

5月10日,知情人士曾向编辑说出:“华泰与萨博的合作有崩盘的可能”。当晚,华泰汽车董事长张秀根亲自咨询国家发改委相关领导,合作协议将通过何种途径能尽快得以通过审批。从这时双方合作失败的结果来分析,张秀根当晚的“斡旋”没有获得“真经”。

不过让穆勒失望的是,5月12日至15日这四天,长城总经理王凤英并没有与他会晤。这次长城在机会面前表现得很冷静,提出的要求是:萨博必须与华泰结束合作关系之后,长城才能加入谈判,而且谈判现场必须在瑞典官方代表的督导之下。

瑞典当地时间5月11日下午,迫切需要现金的世爵CEO穆勒,没有等来华泰当天应付的3000万欧元后,第一时间想到的“代替者”就是以前有过深度接触的长城、青年汽车。对穆勒来说,与这些公司重新谈判,或者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给萨博注入资金,脱离随时可能崩盘的财务危机。

此外,5月11日下午,3000万欧元是否能到达萨博账户也是衡量双方合作成功与否的关键。根据5月3日双方签订的战略合作协议,7天之内华夏汽配网消息,华泰将为世爵供应一笔3000万欧元可转换债券短期贷款。根据瑞典时间,5月11日正是这笔款项的到期时间。而据编辑了解,当天世爵方面并没有收到这笔钱,双方合作失败的征兆已出现。

青年汽车对萨博虽然不死心。但是在与穆勒的第三次接触中,依然没有收获胜利。这是理性再一次战胜了冲动。“在如此紧急的时间内,作风谨慎的庞青年也许不会草率地与萨博达成协议,这毕竟有不小的商业风险。”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说。

不过让穆勒失望的是,5月12日至15日这四天,长城总经理王凤英并没有与他会晤。这次长城在机会面前表现得很冷静,提出的要求是:萨博一定与华泰结束合作关系之后,长城才能加入谈判,并且谈判现场一定在瑞典官方代表的督导之下。

而世爵汽车CEO穆勒这时已做好了两手准备。一方面,他积极与瑞典相关部门协商,期望能将“7天之限”再延长6天;另一方面,他又开始了在中国的寻金之旅。

根据最新消息,萨博入华早前的两位牵线人已经退出。穆勒团队目前是孤胆英雄,独闯中国。

青年汽车对萨博尽管不死心。但是在与穆勒的第三次接触中,依然没有收获胜利。这是理性再一次战胜了冲动。“在如此紧急的时间内,作风谨慎的庞青年也许不会草率地与萨博达成协议,这毕竟有不小的商业风险。”一位专业人士对编辑说。

5月12日,世爵汽车在其单方面表示的终止协议表示中说出,有在华寻求其他潜在合作伙伴的意向。这时,据编辑了解,穆勒把重点期望放在了长城汽车和北汽集团身上。

华泰最后时刻变卦

根据最新信息,萨博入华早前的两位牵线人已退出。穆勒团队这时是孤胆英雄,独闯中国。

萨博重启争夺战

“正是这次来访,让华泰方面看到萨博的情况比预计的还要糟糕,便产生了退却或者说想缩减投资的想法。”

华泰最终时刻变卦

华泰与萨博的“闪婚”令北汽方面颇感意外。2009年,北汽以2亿美元收购萨博相关知识产权,并基于该技术全力打造中高端自主轿车。假如华泰与萨博成立合资公司,其引入车型势必对北汽的自主轿车产生冲击。

当世爵汽车公布与庞大合作的消息时,刚刚遭遇闪离五天的华泰汽车,依然在寻找和萨博复婚的可能——5月13日,在被动接受世爵终止协议的第二天,华泰汽车还向各路媒体发布公告称,“华泰继续探讨与萨博的合作方案”。

“正是这次来访,让华泰方面看到萨博的状况比估计的还要糟糕,便产生了退却或者说想缩减投资的想法。”

据编辑了解,在得知华泰与萨博合作的信息后,曾经负责该项目标北汽控股公司总经理汪大总急飞美国,可能向通用汽车方面表示北汽对这件事情的不满。以前通用汽车将萨博卖给世爵,并将重点技术转让给北汽。

“萨博汽车需要帮助,而我们坚定地相信华泰是其最好的合作伙伴。” 华泰集团副总裁张睿君在公告中暗示,华泰与萨博的缘分并未走到尽头。据华泰汽车战略规划总监兼新闻发言人霍心一透露,“协议终止后,华泰一直在与世爵方面商谈再次合作的可能”。

当世爵汽车发布与庞大合作的信息时,刚刚遭遇闪离五天的华泰汽车,依然在寻找和萨博复婚的可能——5月13日,在被动接纳世爵终止协议的第二天,华泰汽车还向各路媒体发布公告称,“华泰继续讨论与萨博的合作方案”。

目前,汪大总在接纳外媒采访时显示,假如世爵汽车有出售萨博汽车的计划,那么根据两年前签订的协议,北汽将有优先购买权。言下之意,北汽不愿意看到萨博在中国有两家合作伙伴。

但是世爵汽车再次将华泰的这一幻想打破。

“萨博汽车需要帮助,而我们坚定地相信华泰是其最好的合作伙伴。” 华泰集团副总裁张睿君在公告中暗示,华泰与萨博的缘分并未走到尽头。据华泰汽车战略规划总监兼新闻发言人霍心一说出,“协议终止后,华泰一直在与世爵方面商谈再次合作的可能”。

这时,穆勒也急飞美国据汽车配件网报道,与汪大总见面,协商此事。同一时间,穆勒在中国的委托人常博先生,也与北汽集团高层获得联系,协调北汽与萨博进一步合作的可能。这时,据编辑了解,北汽方面对进一步与萨博合作的意愿比较强烈。

“他们为什么每次都要单方面公布信息?”华泰汽车公关部一位人士从记者口中得知,萨博又有“新欢”时,直接表达了对世爵汽车屡次单方面采取行动的不满。

但是世爵汽车再次将华泰的这一幻想打破。

而以前与萨博有过深度接触的长城汽车也给穆勒留下了深刻印象,双方曾在最终的谈判关头,由于一些细节内容没有达成共识,擦肩而过。当萨博与华泰合作出现危机时,穆勒第一时间,想到了长城汽车,并向对方询问有无继续谈判的可能。

事实上在5月12日,世爵汽车单方面宣布终止协议当天,华泰汽车董事长张秀根还计划于当日下午在北京约见一批媒体记者,就其与萨博的合作设想进行沟通。而在此之前两天,张秀根还积极与发改委一位副司长沟通,就审批中可能遇到的麻烦,咨询应对之策。

“他们为什么每次都要单方面发布信息?”华泰汽车公关部一位人士从编辑口中得知,萨博又有“新欢”时,直接表达了对世爵汽车屡次单方面采用行动的不满。

5月11日下午,穆勒登上了飞往中国的班机,这一次穆勒来华的重点任务有3个:与华泰方面会面,讨论合作继续的可能性;与长城、北汽的高层就收购萨博事项进行会谈;同一时间再次寻找对萨博感兴趣的中国车企。

此时,世爵汽车CEO穆勒则身在美国华盛顿,为即将在6月上市的萨博9-4X筹备新闻发布会。“周一晚上,穆勒还就与华泰合作的远景规划与媒体侃侃而谈,但12个小时之后,他的好心情没有了。周二一早,穆勒数次就不能出现在9-4X新闻发布会现场向媒体道歉,因为他要马上回到中国,但不肯透露去中国的原因。”一位美国媒体人在博客中写道。

事实上在5月12日,世爵汽车单方面发布终止协议当天,华泰汽车董事长张秀根还计划于当日下午在北京约见一批媒体编辑,就其与萨博的合作设想进行沟通。而在此以前两天,张秀根还积极与发改委一位副司长沟通,就审批中可能遇到的麻烦,咨询应对之策。

这时来分析,穆勒的第一个任务没有完成,他或许已进入到为萨博寻金的新一轮商业谈判中。对穆勒来说,假如北汽这一次放弃全盘接收萨博,他肯定会把这个“烫手山芋”卖给第三方。于是,时隔十天后,争夺萨博的商业大战再次在中国上演。

他这样描述穆勒离开酒店时的匆忙:“他迅速离开低楼层的酒店房间,大步爬上通往大堂的楼梯,朝酒店门口奔去。”此时萨博与华泰的合作已经出现崩盘迹象。

这时,世爵汽车CEO穆勒则身在美国华盛顿,为将要在6月上市的萨博9-4X筹备新闻发布会。“周一晚上,穆勒还就与华泰合作的远景规划与媒体侃侃而谈,但12个小时之后,他的好心情没有了。周二一早,穆勒数次就不能出这时9-4X新闻发布会现场向媒体道歉,由于他要马上回到中国,但不肯说出去中国的原因。”一位美国媒体人在博客中写道。

在政府审批程序上受阻,一度被业内认为是“华萨恋”失败的原因。根据我国的《境外投资项目核准暂行管理办法》,超过1000万美元以上的非资源开发项目必须经国家发改委核准,超过5000万美元的项目必须在国家发改委审核后报国务院核准。而华泰和世爵在48小时内达成的1.5亿欧元协议,显然采取的是“先斩后奏”策略。

他这样描述穆勒离开酒店时的匆忙:“他快速离开低楼层的酒店房间,大步爬上通往大堂的楼梯,朝酒店门口奔去。”这时萨博与华泰的合作已出现崩盘迹象。

上一页0102下一页单页阅读

在政府审批程序上受阻,一度被业内以为是“华萨恋”失败的原因。根据中国的《境外投资项目核准暂行管理方法》,超过1000万美元以上的非资源研制项目一定经国家发改委核准,超过5000万美元的项目一定在国家发改委审核后报国务院核准。而华泰和世爵在48小时内达成的1.5亿欧元协议,明显采用的是“先斩后奏”策略。

中国一位资深媒体人在微博中说出,国家发改委是通过媒体得知华泰与萨博合作的信息,在此以前,该部门对此事毫不知情。而根据中国的相关法规,海外并购需要事先报备。

但华泰方面否认协议取消与政府审批相关。“这时的商业和经济状况引发双方于5月2日签订的合作框架协议取消。”张睿君在公告中显示,“这时状况很复杂”。

事实上,在5月3日双方签订战略协议之后,张睿君、华泰汽车海外事业部总经理赵毅以及华泰汽车副总裁项里程,便代表华泰汽车以世爵汽车将来大股东的身份,带队前往瑞典萨博公司洽谈具体合作细节。

“正是这次来访,让华泰方面看到萨博的状况比估计的还糟糕,便产生了退却或者说想缩减投资的想法。”《瑞典日报》在5月12日的报道中这样披露。

于是,5月11日下午,世爵并未收到来自华泰的3000万欧元可转换债券短期贷款,这违背了5月3日双方签订的战略合作协议。5月11日晚,穆勒飞抵北京。5月12日清晨,穆勒与华泰汽车方面会晤,想要挽回将要崩溃的“婚姻”据获悉,但事与愿违。

北汽为何要联合庞大

“北汽之因此不想在这场萨博争夺战中出面,一方面是由于资金风险,另一方面,北汽更想代理进口萨博业务。”

5月16日,在世爵、庞大发布的合作意向表示中,有一项内容引发了各方猜测:“萨博将持有50%的股份,剩余的股份由庞大与某家中国汽车生产商一起具有,并且这家合资公司还将为中国市场创造一个新的汽车子品牌。”

这种合作方法,让不少专业人士第一时间想到了庞大与北汽联手向斯巴鲁提议建立新合资公司的模式。“该模式相同是三方合作建立一家合资公司,斯巴鲁持股50%,北汽和庞大则分别持有25%的股份。”加快庞大牵手萨博,对北汽来说,既能处理资金问题,又能为进口萨博谋得现成的营销网络。

北汽内部人士以前曾向编辑说出,“北汽之因此不想在这场萨博争夺战中出面,一方面是由于资金风险,另一方面,北汽更想代理进口萨博业务,期望将来用进口萨博车的口碑加强北汽自主车型的品牌形象”。

事实上,在世爵发布与华泰终止协议的前一天,穆勒便已派人前往北汽紧急斡旋,向北汽传达“假如它对购买萨博不感兴趣,那么世爵将把萨博卖给第三方”。在此以前,穆勒已在美国与汪大总会面,汪向其施压:“北汽不愿意看到萨博在中国有两家合作伙伴。”

萨博第二幕: 不是庞青年,是庞庆华!

这时的穆勒也许并不知道,由于萨博与华泰的“闪婚”,汪大总的职务已由原来的“北汽控股公司总经理”降为“北汽控股公司专务总经理”,汪大总这时在北汽已没有实权。

引进萨博是汪大总进入北汽后负责的第一个战略性项目华夏汽配网得知。近两年来北汽在萨博项目上进展缓慢,使汪大总在北汽内部难以服众。这次萨博与华泰闪电签订合作协议,终于使矛盾瞬间爆发,集团在短时间内对汪大总做出了降职决定。以前汪大总团队中的海归派相继有一些人离开,其中北汽研究总院乘用车工程院平台总监高家伟已离职。高家伟曾是北汽萨博收购项目和北汽自主品牌车型研制团队的重点成员。

北汽期望得到萨博,但却没有能力建设中国性的萨博营销网络,而这是庞大的长处,北汽的优势是生产汽车。有专业人士以为,在北汽和庞大的协助下,萨博能够处理短期内所需的资金问题,并能在将来顺利进入中国市场。不过这一切都建立在新协议是否能顺利通过中国相关政府部门审批的基础上。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管家婆马报发布于汽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萨博闪电牵手庞大汽贸,华泰合作协议因世爵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