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波三折的跨界造车梦,重整家电

2019-09-07 00:57 来源:未知

创维的大股东黄宏生最近多了一个头衔——南京金龙客车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

编者按——创维创始人、入狱监禁、跨界造车、南京金龙董事长……多重身份标签让黄宏生的人生充满了传奇色彩。今年3月初,有消息称黄宏生欲投资20亿为南京金龙在武汉建厂,新厂建成后将用于纯电动车研发生产以及核心零部件组装。黄宏生和他的电动车梦,在一波三折之后,究竟会向何种方向演绎?

种种迹象表明,刚刚复出的创维创始人、大股东黄宏生已经不甘心只当“影子”领袖了。

一位业内资深人士昨天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透露,黄宏生决定“造车”前曾拜访过比亚迪,做新能源汽车多少也受到比亚迪的启发。

图片 1

出任南京金龙客车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让黄宏生重新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人物。最近,创维数码控股有限公司(00751.HK,下称“创维数码”)高管层的调整,更让人隐约感到黄宏生已在为“重出江湖”铺路。

而“黄老板”之所以把二次创业的地点放在南京,缘于黄宏生有很深的“南京情结”。这位人士说,创维最早的一批员工,便是黄宏生从南京熊猫电子那里“挖来的”;创维初期不少业务订单也来自于南京,包括给南京熊猫做线路板等。目前,创维的冰箱、洗衣机基地也在南京。


这个充满激情和野心的海南人,将如何续写二次创业的篇章,又将如何平衡家族利益与职业经理人的关系?

当然,黄宏生还看中2014年在南京举行的青年奥运会的商机。据说,南京市政府为此需要采购100辆新能源客车。创源汽车工程研究院将推出“绿色青奥”所需的混合动力和纯电动客车。

梦起南京

“试水”新能源客车

大概不想战略目标过早、过度曝光,南京金龙执行董事任卫峰在接到本报记者电话时说,“时机不成熟,等准备好了,再与媒体作深入交流”。

2009年,被保释出狱的黄宏生创立了投资公司创源天地,这位创维创始人扬言不再回归创维,这样的决心让黄宏生又为自己开辟了一个新天地——造车。2010年8月在创源天地旗下,一个新能源汽车投资主体南京创源天地汽车有限公司成立。第二年,厦门金龙与南京创源天地、南京东宇汽车集团有限公司签署了《关于南京金龙三方重组协议书》,成立于2000年的南京金龙实现重大重组,结束了默默无闻造车的历史。

黄宏生有一句名言:“宁做痛苦的人,不做快乐的猪”。2009年7月,他结束近五年的牢狱之苦,获得保释,返回家中。年过五十的他,仍雄心壮志,创立创源天地投资公司,寻找新的产业机会。

2009年7月,黄宏生保释出狱后,创立了投资公司创源天地投资公司,寻找新的产业机会。

黄宏生看好了新能源客车市场,重组后的南京金龙也一直发力新能源客车。然而,其产品销量状况并未得到实质性改变。一位中国公路学会客车分会负责人说:“南京金龙之前的销量都是随着金龙客车上报的,2013年下半年公司独立后,就不再向公路学会报备了。”

1988年,他创立创维数码之初,曾在电子出口领域遭遇滑铁卢,此后对实业情有独钟,创维数码随后成为中国彩电业的黑马。

2010年8月,创源天地投资公司成立子公司南京创源天地汽车有限公司。2011年1月,厦门金龙与南京创源天地汽车有限公司、南京东宇汽车集团有限公司签署了《关于南京金龙三方重组协议书》,南京金龙新增注册资本4500万元,由南京创源天地汽车有限公司以现金认缴。黄宏生由此取得了进入汽车业的“牌照”,计划生产新能源客车。

据悉,在南京当地的公交用车中,南京金龙有着不错的占有量。自2012年以来,南京公交系统一直忙于资源整合。通盛客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盛客运”)安技部负责人向汽车商报记者介绍说,由于公交公司的整合工作还没完成,目前南京金龙牌公交车在公交总量中所占比例没有具体数据,但在已整合的1042辆公交车中,南京金龙占“大头儿”。据了解,通盛客运是江苏省第一家使用纯电动公交的公交企业,2012年8月上路的南京金龙纯电动公交车成为通盛客运新能源线路的第一批“试水产品”。

此次重出江湖,对黄宏生而言已属第二次创业,做什么?在哪里做?

“这不失为好的切入点”,汽车行业分析师向寒松认为,从资本运营讲,与传统汽车相比,新能源汽车的概念更容易吸引投资,找到土地;从技术路线讲,做新能源汽车,大客车比轿车相对容易,因为新能源汽车最难做的是电池,轿车要设法把电池做小,大客车对电池体积的要求没那么高;从用户角度讲,大客车一般由政府采购,而政府对新能源车都有补贴,一辆大约10万元,这比新能源轿车要消费者“埋单”来得更容易。

这位负责人还透露,近日,整合后的公交公司又新购了一批南京金龙客车,其中有100多台纯电动公交,主要用于服务8月份在南京举行的第二届青年夏季奥运会。

一组数字引起了他的关注:中国每100个家庭只有5个家庭有汽车,而且有的家庭已经开始计划购买第二辆汽车,汽车业有得做!

向寒松估计,在这次合作中,黄宏生为主要出资方,金龙以技术、品牌入股。

进军武汉

在他的“福地”南京,恰巧有机会扑面而来——2014年南京青年奥运会需要约100辆新能源客车。

然而,就是这样一家企业名称和产品销售市场都极具地域性的客车制造厂,近日放出消息要在南京之外建立新厂。

黄宏生的“南京情结”缘自创业初期,创维数码最早一批技术人员是从“南京熊猫电子”挖过来的;创维数码起步期不少业务订单也来自于南京,包括给南京熊猫电子做线路板等。所以,虽然创维数码的总部在深圳,在香港上市,但南京是黄宏生挖到“第一桶金”的地方。

3月初,记者了解到,南京金龙董事长黄宏生一行来到武汉市,受到了武汉市市长唐良智的热情招待,期间双方就南京金龙在武汉设立纯电动车研发和生产基地一事进行了商讨。

也许是基于这种缘分,黄宏生“出来”后,在南京圈了几千亩地。2011年,创维南京电器科技的冰箱工厂投产,创维数码有了自己的白色家电生产基地。

黄宏生表示南京金龙将投资20亿在武汉设立纯电动车研发生产基地和核心零部件组装基地。预计年产纯电动大巴、中巴和轻型客车1万辆,年销售额百亿元。

2010年8月,创源天地投资公司成立子公司南京创源天地汽车有限公司。2011年1月,厦门金龙与南京创源天地汽车有限公司、南京东宇汽车集团有限公司签署了《关于南京金龙三方重组协议书》,南京金龙新增注册资本4500万元,由南京创源天地汽车有限公司以现金认缴。黄宏生由此取得了进入汽车业的“牌照”,准备“试水”新能源客车。

在全国各地大搞新能源客车的热潮中,南京金龙为何将目标锁定武汉?对此,南京金龙总经理汪先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们看好武汉在客车市场和地理位置等各方面的优势因素。”

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深圳大运会后,曾投入使用的新能源客车的后续运营都难以为继。而且,黄宏生对新能源客车的投入,业内估计大约2亿元左右,这在资本、技术密集型的汽车业并不算很多。而新能源客车市场的培育快则需要三五年,慢则十年八年。

记者了解到,随着全国性雾霾污染的加重,2014年武汉计划投入4.5亿元用于购买300辆新能源公交车。目前,已有多个业内巨头抢滩武汉新能源车市场。天津力神电池股份有限公司日前也宣布,将在武汉投资60亿元建设电池生产基地。 

所以,一种猜测是,黄宏生任南京金龙客车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的消息释放,是想向社会传递一个信息:“黄老板”的监管期限即将结束,可以重新出任公司高管了。

受迫出走?

2004年11月30日,黄宏生与其胞弟黄培升在香港廉政公署“虎山行”行动中被拘捕。2006年7月7日,黄宏生兄弟被裁定串谋盗窃及诈骗等四项罪名成立,分别被判入狱六年。当年8月9日,黄宏生辞去非执行主席及非执行董事职务,不再担任创维数码任何职务。

阵地失守

一位法律专业人士向记者透露,从判刑之日起算,刑期一半可以保释,而监管期要直至刑期最后一天。这意味着,2012年7月,黄宏生的监管期将结束。这位人士说,虽然香港法律有规定,禁止“有记录”的人在一定期限内出任公众公司董事,但这不妨碍黄宏生出任公司管理层。

尽管南京金龙方面一再声称去武汉是“战略问题”,但汽车商报记者发现,几乎就在同一时期,南京金龙在当地的一次采购中却遭遇了“失守”。

让创维更具进攻性

2013年11月,比亚迪与南京市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并联手南京公交集团投资30亿元人民币,在溧水经济开发区上马了新能源汽车项目。该项目完成后,可年产5000辆纯电动大客车和1000辆纯电动轻型客车,实现年产值100亿元,年税收6亿元。

今年2月15日,创维数码发布了高层人事调整公告。从当天起,创维数码董事局执行主席、行政总裁张学斌仅留任董事局执行主席;执行董事杨东文从深圳创维-RGB电子有限公司(下称“创维-RGB”)总裁调任创维数码行政总裁。

就在双方签署框架协议之前,南京市采购的1000辆纯电动公交中,南京金龙纯电动公交也仅为250辆,而比亚迪K9则为650辆。虽然南京金龙榜上有名,但作为一家成立多年的本地企业,在1000辆公交车的竞标过程中却只获得1/4的数量,不免让人有沮丧之意。

创维-RGB是创维数码全资子公司,主业为研发、生产、销售电视机。创维集团品牌管理部有关人士透露,调任后,杨东文仍为创维-RGB的董事长,原创维中国区营销总经理刘棠枝调任创维-RGB总裁,原创维中国区营销副总经理刘耀平调任创维中国区营销总经理。

业内猜测,2013年比亚迪在南京高调建厂为南京金龙带来不小冲击,这或将成为这家本地企业“迈出”南京的一个刺激性因素。此前有分析称,黄宏生当初投资100亿完成在新能源汽车行业的转型,看中的就是2014年青奥会带来的巨大商机。然而随着青奥会的接近,黄宏生似乎并没有等到当年的预期。“半路杀出”的比亚迪更是给黄宏生带来当头一棒。

这似乎是一个皆大欢喜的高层调整方案,大部分人都升一级。而张学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董事局执行主席与行政总裁分设,符合香港法律对上市公司管治的要求。

从南京到武汉,黄宏生从未放弃过自己的电动梦想,只是这场一波三折的圆梦之旅,该如何继续演绎?

细心人或许可以从2月15日的公告中看到更多蛛丝马迹。张学斌与创维数码在2010年4月签订了为期三年的服务合约,意味着合同明年到期。杨东文与创维数码签订了三年服务合约,从2012年2月15日起生效。

(本文来源于汽车商报,车云网略作删节。)

张、杨是黄宏生倚重的左臂右膀,他们三人均与海南有渊源。黄宏生1956年出生于海南;张学斌2001年加盟创维数码前,曾任海南椰林集团总经理;杨东文和张学斌都是由黄宏生的同一位顾问引荐进入创维数码的,此人曾任海南大学经济学院会计系主任和副教授。

图片 2

黄宏生“出事”之后,正是以张、杨为首的职业经理人众志成城,力挽狂澜,让创维数码平稳地闯过难关。近年,创维数码励精图治,截至2011年3月31日的财年,已连续五年保持增长,营业额达243.39亿港元,同比增长6.9%,利润12.81亿港元。据奥维咨询的数据,2011年,创维数码液晶电视的销量和销售额在国内分别位于第一、第二。

不过,“黄老板”有更高的期望。创维数码近年发展稳健,但彩电业、中国市场的销售比重过大,在消费电子业向智能化转型、“多屏互动”以及国际化成为趋势的今天,创维数码必须加快产业布局,才能掌握未来竞争的主动权。

“战略调整,人事先行”,一位接近创维数码的人士认为,黄宏生作为公司的创始人、大股东,对公司影响很大,而且这种影响也是正常的。创维数码一些重要的内部会议,“黄老板”会在会上讲话。他推测,这次人事调整后,创维数码今后会更多地贯彻黄宏生进攻性的思路。

但也有人担心,“黄老板”对公司事务介入过多,不利于职业经理人积极性的发挥。据了解,黄宏生的儿子今年约二十六七岁,曾在台湾一家芯片企业工作过,目前在创维数码的研发部门任职。黄宏生对儿子悉心培养,或为未来“接班”作准备。

据创维数码2011财年半年报,黄宏生通过夫人林卫平持有创维数码33.56%的股权,为第一大股东。林卫平现任创维数码的执行董事,黄宏生“被困”时,其意见可以通过夫人表达。而“出来”之后,黄宏生会找创维数码的高层谈话,直接表达自己的想法。

如何使创维驶入新的发展轨道,同时协调好家族利益与职业经理人的关系,不仅考验着黄宏生的智慧,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创维数码的未来。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管家婆马报发布于汽车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一波三折的跨界造车梦,重整家电